西江月(夜行黃沙道中)

    明月別枝驚鵲,清風半夜鳴蟬。稻花香里說豐年。聽取蛙聲一片。

 

    七八個星天外,兩三點雨山前。舊時茅店社林邊。路轉溪頭忽見。

 

這就是被稱為“萬丈文章光焰里,袖里珍奇補天醫國,堪稱詞中之龍。  千里征塵雄關外,金戈鐵馬氣吞胡虜,無愧人中之虎。”的辛棄疾的名作《西江月.夜行黃沙道中》。
     一輪明月掛在空中,不知怎地顯得特別明亮,使正在棲息的烏鵲都給驚嚇了,以為是白天來了一陣清風放膽輕輕撫摸了一下蟬兒,蟬兒不只是不是因為清風的放膽撫摸而反抗起來,于是便叫個不停,意在表示對清風的警告。或者清風的舉動給蟬兒驅趕了熱氣,讓蟬兒感到特別的爽,于是便對清風在不停地訴說著謝意。稻花香里,一片蛙聲,好像是在訴說好年成。不一會,烏云遮住 了月亮。只有遠方的天邊還有七八顆星星在閃爍,山前竟然落下幾點雨。行人著慌了:那土地廟樹叢旁邊過去明明有個茅店可以避雨,現在怎么不見了?他急急從小橋過溪,拐了個彎,茅店就出現在他的眼前。 
      辛棄疾歷來認為是豪放詞派的大家,他的詞中蘊含著豪氣和殺氣,應該是那種“醉里挑燈看劍”“金戈鐵馬,氣吞萬里如虎。”然而在《西江月.夜行黃沙道中》,我卻找不到他的豪氣和他劍下的殺氣。難道是多年的閑適帶湖讓詞人學會了做個“閑人”,從此不再過問國事,以至于找不到他的豪氣?難道是歲月的流逝,使詞人老矣,只能飯否,所以他的劍下沒有了殺氣?
     本篇是作者閑居上饒帶湖時期的名作。它通過自己夜行黃沙道中的具體感受,描繪出農村夏夜的幽美景色,形象生動逼真,感受親切細膩,筆觸輕快活潑,使人有身歷其境的真實感,這首詞反映了辛詞風格的多樣性。 
      上片寫晴,用的是"明月"、"清風"這樣慣熟的詞語,但是,當它們與"別枝驚鵲"和"半夜鳴蟬"結合在一起之后,便構成了一個聲色兼備、動靜咸宜的深幽意境,人們甚至忽略了這兩句的平仄和對仗的工穩了。"月"和"驚鵲","風"和"鳴蟬"并非事物的簡單羅列,而是有著內在的聯系和因果關系的。三、四兩句承上,作者抓住夏夜農村最具有特點的事物,進一步加以生發。因為夜里的能見度是有限的,所以作者的感受主要不是靠眼睛來攝取,有時還要靠嗅覺和聽覺這些器官來加以捕捉?稻花香里說豐年,聽取蛙聲一片",就是從嗅覺和聽覺這兩方面來加以描寫的。這是詞中的主腦,是籠罩全篇的歡快和喜悅心情產生的根源之所在。上片雖然寫的是夜晴,但卻已經埋伏著雨意了。有豐富農村生活經驗的人,似乎可以從"稻花香"里,從"蛙聲一片"之中嗅到和聽到驟雨將臨的信息。 寫晴,作者抓住了幾個有代表性的景物,如月,風、鵲、蟬、蛙和清風送來的
稻花香,既寫出了所見、所聞,又寫出了所嗅,使人身臨其境,先感其美。就在信手寫景的同時,作者又于人們不知不覺之中,自然地抒了情。“稻花香里說豐年,聽取蛙聲一片。”這一句,作者將“蛙”擬人化,不僅顯得生動,形象,同時還寫活了一個境界,即:寫出了農家的熱鬧氣氛和歡樂的心情,抒發了人逢豐年的喜悅。這正是作者心情的自然流露。這一句寫得有景,有聲,有情,三者水乳交融,真是情景相生,聲情并茂。另外,在這畫面里,作者緊緊扣著夏夜、農村這一特定時間、特定環境,鮮明地突出了兩點:“熱”和“靜”。先說“熱”。“明月別枝驚鵲,清風半夜鳴蟬。”意思是:明月初升,枝上歇棲的烏鵲,象受了驚一樣,清風吹著,直到半夜,樹上的蟬還象在呼救似地鳴叫。這里的“別枝驚鵲”和“半夜鳴蟬”,是說明熱的程度;從“明月”初升到“半夜”,是說明熱的時間。“清風”不爽,就更顯其熱。作者著意渲染“熱”,一是夏天特點的真實寫照,再,就是為下面寫“雨”設下伏筆。再說“靜”。寫“靜”,作者并不是從正面去寫,而是用反襯的手法,以“鳴蟬”、“蛙聲”來烘托。在這一特定環境,以動寫靜,就愈顯其靜,大有“蟬噪林愈靜,鳥鳴山更幽”的藝術境界。這種“靜”與“明月”、“清風”、“稻花香”交織在一起,真是寫絕了農村夏夜的幽美!
下片筆鋒一轉,進人寫雨。但寫的不是雨中,而是雨前。首句寫遠望之所見:"七八個星天外",說明烏云四起,透過云隙可以看到稀疏的星光。這境界,與上片的氣氛已有很大的不同了。第二句?兩三點雨山前",寫的是驟雨初來,大雨將至的信息。既然,雨滴已經灑向山前,那么緊接著便會灑向山后的。作者的心情轉而有些惶急了,于是很自然地引起想快些趕路或尋地避雨的心情。第三、四句寫的就是這一心理活動:"舊時茅店社林邊,路轉溪橋忽見。"因為作者平時經常往來于黃沙道中,明叨知道樹林旁邊有一茅草小店,但此時因為是在夜里,再加上心慌,卻忽然不了可是,過了小溪上的石橋,再據個彎兒,那座舊時相識的茅店便突然出現在眼前,這該叫人多么高興阿! 
 寫雨,作者寫得既有層次,又有特色。先以“七八個星天外”寫雨前的天象,再以“兩三點雨山前”寫驟雨來臨,最后寫雨中人的心理變化。寫雨前天象,預示已有雨意。這里,雖沒寫云,但由星稀,已可知云密。這一句,作者把“七八個星”“兩三點雨,”分別提到“天外”、“山前” 
之前,不僅突出強調了雨前的天象,驟雨的來臨,照顧到了音韻的需要,而且還構成了一種淡遠奇特的境界,寫出了夏雨的特點。暴雨忽至,確使夜行的人焦急起來,到哪兒避避雨呢?他想起了“社林邊”的“茅店”,可那是“舊時”,現在不知在否。等他轉過“溪頭“,“茅店”忽然出現在眼前!真是“山窮水復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”“忽見”一詞,人物的喜悅心情活脫脫地再現了出來。這一句寫得靈活,輕快,富有情趣,讀后,那個急而復喜的雨中人的形象,歷歷如在目前。 

原文鏈接:
西江月(夜行黃沙道中)
更新人:
一米輕風
更新時間:
2009/6/22 8:57:51
更新原因:

補充賞析

參考資料:

審批結果:

通過

貢獻分:

20


如果您認為還有待完善,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,請編輯它




新華字典查詢提示 提示:不明白的漢字去 新華字典搜索下。  




新疆25选7图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