辛棄疾簡介


 

辛棄疾:(1140-1207),南宋詞人。字幼安,號稼軒,歷城(今山東濟南)人。出生時,山東已為金兵所占。二十一歲參加抗金義軍,不久歸南宋,歷任湖北、江西、湖南、福建、浙東安撫使等職。任職期間,采取積極措施,招集流亡,訓練軍隊,獎勵耕戰,打擊貪污豪強,注意安定民生。一生堅決主張抗金。在《美芹十論》、《九議》等奏疏中,具體分析當時的政治軍事形勢,對夸大金兵力量、鼓吹妥協投降的謬論,作了有力的駁斥;要求加強作戰準備,鼓勵士氣,以恢復中原。他所提出的抗金建議,均未被采納,并遭到主和派的打擊,曾長期落職閑居江西上饒、鉛山一帶。晚年韓□(tuo1)胄當政,一 度起用,不久病卒。其詞抒寫力圖恢復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,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,對南宋上層統治集團的屈辱投降進行揭露和批判;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。藝術風格多樣,而以豪放為主。熱情洋溢,慷慨悲壯,筆力雄厚,與蘇軾并稱為“蘇辛”。《破陣子·為陳 同甫賦壯詞以寄之》、《永遇樂·京口北固亭懷古》、《水龍吟·登建康賞心亭》、《菩薩 蠻·書江西造口壁》等均有名。但部分作品也流露出抱負不能實現而產生的消極情緒。有 《稼軒長短句》。今人輯有《辛稼軒詩文鈔存》。

 

辛棄疾(1140-1207),南宋詞人。字幼安,號稼軒,歷城(今山東濟南)人。出生時,山東已為金兵所占。二十一歲參加抗金義軍,不久歸南宋。歷任湖北、江西、湖南、福建、浙東安撫使等職。與蘇軾并稱“蘇辛”。劉辰翁《辛稼軒詞序》說:“詞至東坡,傾蕩磊落,如詩,如文,如天地奇觀。”


任職期間,采取積極措施,招集流亡,訓練軍隊,獎勵耕戰,打擊貪污豪強,注意安定民生。一生堅決主張抗金。在《美芹十論》、《九議》等奏疏中,具體分析當時的政治軍事形勢,對夸大金兵力量、鼓吹妥協投降的謬論,作了有力的駁斥;要求加強作戰準備,鼓勵士氣,以恢復中原。他所提出的抗金建議,均未被采納,并遭到主和派的打擊,曾長期落職閑居江西上饒、鉛山一帶。

晚年一度起用,不久病卒。其詞抒寫力圖恢復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,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,對南宋上層統治集團的屈辱投降進行揭露和批判;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。藝術風格多樣,而以豪放為主。熱情洋溢,慷慨悲壯,筆力雄厚,與蘇軾并稱為“蘇辛”。辛詞繼承了蘇軾豪放詞風和南宋初期愛國詞人的戰斗傳統,進一步開拓了詞的境界,擴大了詞的題材,幾乎達到無事無意不可入詞的地步,又創造性地融匯了詩歌、散文、辭賦等各種文學形式的優點,豐富了詞的表現手法,形成了辛詞的獨特風格。辛詞以豪放為主,但又不拘一格,沈郁、明快、激勵、嫵媚,兼而有之。他善于運用比興手法和奇特想象,對自然界的山、水、風、月、草、木都賦予情感和性格,并有所寄托。他還善于吸收民間口語入詞,尤其善于用典、用事和引用前人詩句、文句,往往稍加改造而別出新意。但也有些作品因用典、議論過多而顯得晦澀、呆滯。《四庫全書總目提要》說:“其詞慷慨縱橫,有不可一世之概,于倚聲家為變調,而異軍突起,能于剪紅刻翠之外,屹然別立一宗。”吳衡照《蓮子居詞話》說:辛稼軒別開天地,橫絕古今,論、孟、詩小序、左氏春秋、南華、離騷、史、漢、世說、選學、李、杜詩,拉雜運用,彌見其筆力之峭。”
《破陣子•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》、《永遇樂•京口北固亭懷古》、《水龍吟•登建康賞心亭》、《菩薩蠻•書江西造口壁》等均有名。但部分作品也流露出抱負不能實現而產生的消極情緒。有《稼軒長短句》。今人輯有《辛稼軒詩文鈔存》。

辛棄疾是“一世之豪。以氣節自負,以功業自許”(范開《稼軒詞序》)。和陸游一樣,是南渡后堅決主張北伐恢復的代表人物。他還能用以民為本的思想看待北伐事業,他說:“恢復之事,為祖宗,為社稷,為生民而已,此亦明主所與天下智勇之士所共也,顧豈吾君吾相之私哉!”(《九議》)他還能用戰略家的眼光,根據敵我雙方的實際情況,提出抗敵救國的三原則:“一日無欲速,二日宜審先后,三日能任敗。”(《九議》)

辛棄疾雖沒留下系統明確的文學主張,但從一些詞句中也能看出他的一些文學傾向。他說:“今古恨,幾千般,只應離合是悲歡?江頭未是風波惡,別有人間行路難。”(《鷓鴣天》)說明他不但重視文學作品的感情作用,而且強調文學應反映重大的社會內容。又說:“詩在經營慘淡中”(《鷓鴣天)》,“詩句得活法,日月有新工。”(《水調歌頭》)說明他提倡嚴肅的寫作態度。又說:“有意雄華泰,無意巧玲瓏。”(《臨江仙》)說明他特別推崇豪放風格。他還對陶淵明在靜穆恬淡之中帶有一股兀傲不乎之氣深表推崇。這種審美情趣也直接影響了他的詞風。

二 辛詞的思想內容
辛詞的內容比蘇詞更為廣闊,真正達到了“無意不可入,無事不可言”(劉熙載《藝概·詞曲概》)的地步。

辛詞中思想內容最集中、最進步的當屬愛國詞。辛棄疾具有一般作家所不具備的戎馬生涯,他首先是一個愛國斗士,然后才是一個詞人,因而他的愛國詞最自然真切,“悲歌慷慨,抑郁無聊之氣,一寄之于其詞。”(徐釚《詞苑叢談》卷4)

因此,在愛國詞中尤值得重視的是那些表現自我經歷、自我形象、自我感觸的作品。

那些記錄自己戰斗生涯,或借助追念自己戰斗生活而抒發感慨的詞,當屬詞史上獨一無二的作品,如:

壯歲旌旗擁萬夫,錦襜突騎渡江初。燕兵夜娖銀胡,漢箭朝飛金仆姑。

追往事,嘆今吾,春風不染白髭須,卻將萬字平戎策,換得東家種樹書。(《鷓鴣天》)

這首詞上闋所描寫的正是“粵辛巳歲,逆亮南寇,中原之民屯聚蜂起,臣嘗鳩眾二千,隸耿京,為掌書記,與圖恢復,共籍兵二十五萬,納款于朝”(《美芹十論·序》)的經歷。下闋寫因追念往事而引發的理想落空的悲哀與感慨。但辛棄疾痛苦悲憤,卻不消沉,在苦悶時依然能保有昂揚奮進的精神,如在與另一愛國志士陳亮的酬唱中,他既道出了自己不被重用的悲憤心情,又道出了他的堅定信念:

事無兩樣人心別,問渠儂,神州畢竟,幾番離合?汗血鹽車無人顧,千里空收駿骨。正目斷,關河路絕。我最憐君中宵舞,道“男兒到死心如鐵。”看試手,補天裂。(《賀新郎》)

辛棄疾還有很多評議時局,議論世事,關心國家命運,陳述恢復大業,批判投降茍合勢力的詞。在這些詞中,他不是空泛地去議論、陳訴,而是用全身心的感情去傾訴、哭泣、呼號、鼓動。如《菩薩蠻》:

郁孤臺下清江水,中間多少行人淚。西北望長安,可憐無數山。

青山遮不住,畢竟東流去。江晚正愁余,山深聞鷓鴣。

以“無數山”比興抗金事業的重重阻力,以江水東流比興抗敵救國力量是阻擋不住的,真可謂忠憤之氣,拂拂指端。

辛棄疾的愛國詞是通過各種題材加以表現的,最主要的一是酬唱詞。辛在酬唱詞中很少寫爾汝相思的陳詞,而多以北伐恢復大業共勉,使酬唱詞內容為之一新。僅以祝壽詞為例,他寫道:“算平戎萬里,功名本是,真儒事,公知否?”、“待他年,整頓乾坤事了,為先生壽。”(《水龍吟·甲辰歲壽韓南澗尚書》)

二是登臨寫景詞。辛詞中許多愛國名著,如《念奴嬌·我來吊古》、《水龍吟·楚天千里清秋》、《菩薩蠻·郁孤臺下清江水》、《丑奴兒·少年不識愁滋味》、《永遇樂·千古江山》、《南鄉子·何處望神州》都是這類作品。如《水龍吟》曰:

楚天千里清秋,水隨天去秋無際。遙岑遠目,獻愁共恨,玉簪螺髻。落日樓頭,斷鴻聲里,江南游子。把吳勾看了,欄干拍遍,無人會,登臨意。

三是懷古詞。如被楊慎評為辛詞第一的《永遇樂·京口北固亭懷古》詞,上闋“意在恢復,故追述孫劉”(宋翔鳳《樂府余論》);追述孫劉,即是批判“三國兩晉形勢與今日不同”,“吳楚之脆弱不足以爭衡中原”,“天下無事,須南自南,北自北”的茍合派論調。下闋意在慎兵,故感慨宋文帝;感慨宋文帝即是提醒當局不要重蹈草率用兵而失敗的覆轍。最后感傷廉頗,感傷廉頗即是感傷自己生不逢時,不得重用。由于借助了詠古,使諷今具有了更深沉的內含。

除愛國詞外,辛棄疾還有許多其它題材的詞。直接或間接描寫農村的約有三四十首。如《清平樂·茅檐低小》、《西江月·明月別枝驚鵲》等都是詞史上難得的農村詞。辛棄疾曾賦閑家居近20年,因此又寫有很多閑適詞,但閑適非其所愿,故爾這類詞又常包含著怨艾的感情,成為表現其愛國思想的一種變調。辛棄疾也偶作情詞,但“絕不作妮子態”《毛晉《稼軒詞跋》),更有一種他人難以企及的高遠之懷,如:

東風夜放花千樹,更吹落,星如雨。寶馬雕車香滿路,鳳蕭聲動,玉壺光轉,一夜魚龍舞。

蛾兒雪柳黃金縷,笑語盈盈暗香去。眾里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。(《青玉案》)

與其說是寫對情人的追求,不如說是“自憐幽獨,傷心人別有懷抱”(《藝衡館詞選》引梁啟超語)的自白。


如果您認為還有待完善,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,請編輯它

貢獻者

金相玉式   

宋詞里收錄作品  全宋詞里查找辛棄疾的所有宋詞



新疆25选7图表